姐姐住在她的甲状腺里,亲子鉴定“哭”了,有些人可能有两种DNA

现如今科技越来越发达,有很多未解之谜都可以用科学的技术去解决。就比如说当父母无法确定孩子是否是亲生的时候,就可以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医生会根据孩子和父母的DNA来判断是否有血缘关系。因此有些父母会带着孩子去医院做DNA检测,而下面的这位母亲则出现了一些意外。

在很久以前美国发生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米兰和他的男朋友分手了,所以她孤身一人带着和前男友的两个孩子,此时她腹中还怀着第3个孩子。由于米兰是一名单身女性,因此经济非常窘迫,根本没有办法抚养三个孩子,因此他到政府去寻求经济补助,政府的资助需要米兰去医院开一个亲子鉴定的证明。可是当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显示两个孩子和米兰并没有血缘关系。

米兰非常疑惑于是赶紧找各种能证明孩子是自己亲生的证据,但是亲子鉴定就摆在那里毫无办法。警察对米兰展开了调查,直到米兰的第3个孩子生出来以后做鉴定,结果居然还是出奇的一致,这让医生们都非常的惊讶。

后来米兰的律师也展开了调查,他偶然看到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报道,并从一个叫凯伦的患者身上获得了灵感。1998年, 52岁的凯伦·基冈(Karen Keegan)正处在人生的低谷,她身患局部硬化性肾小球肾炎以致肾衰竭,需要做肾移植手术。为了比较她和她两个儿子的配型,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医生给他们做了DNA检测,但是检测结果却出乎意料:凯伦的两个儿子和她的DNA不匹配!

凯伦回忆说,当时医生问了她好多问题,比如她孩子的出生医院是哪个,是不是试管婴儿,甚至问她是不是没有讲实话,是不是有精神障碍。无论是出于治病救人的目的还是对学术问题的强烈好奇,波士顿的医生都想要一探究竟。他们随后采集了凯伦身体各处的细胞样品,包括血液、头发、以及口腔上皮细胞。然而,检测结果还是显示凯伦不是她儿子的亲生母亲。

这时,凯伦突然想起来前一段时间她做了一个甲状腺切除手术,也许这片甲状腺切片可以派上用场。经过一番周折,医生找到了凯伦之前切除的甲状腺。用来自甲状腺细胞的DNA做检测,医生发现这一回对了:凯伦的甲状腺细胞DNA和她儿子的DNA合上了!

此时,谜团才算终于解开了:原来,凯伦是一个嵌合体。或者说,凯伦是她自己的双胞胎姐妹。波士顿的医生解释说:“就好比,在她的血液里,凯伦是一个人,但是在她的其他一些组织里,她却是另一个人。她就好像是两个人融合到一起了。”

最后这才得知米兰可能是携带两种DNA的人群,也就是说米兰相当于是两个人的结合体。

那么米兰的这种情况究竟叫做什么呢?

在专业术语上米兰的这种状况叫做染色体嵌合,意思也就是说,米兰的体内含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DNA,这种情况往往都是因为遗传变异导致的,这种变异还可通过繁殖来传给下一代。因为发生的频率很低,所以对染色体嵌合的研究并不是非常的深入,这也导致了上文米兰被警察误以为是人口贩卖的非法分子。

不仅仅只是米兰,在米兰之前还有一位母亲也同样是如此,那位母亲的孩子染上重病,需要母亲的肾做移植。因此需要母亲和孩子进行配对,可是在配对的过程中发现,孩子并不是这位母亲亲生的。在后面的调查中才发现这位母亲也是属于染色体嵌合情况。

那怎样的人群容易出现染色体嵌合呢?

研究人员选取了一组年龄在35岁之下的年轻女性以及一种年龄在35岁之上的年长女性。经过一系列的调查比对,最终发现年轻女性出现染色体嵌合情况的几率要比年长女性小上很多。

也就是说年龄是影响染色体嵌合的一大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医生不建议高龄人群再度怀孕,因为高龄孕妇的风险是很多的。

难道染色体嵌合只发生在女性身上吗?

虽然文章当中提及的染色体件和患者都是女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有女性才会患上这种症状,男性也是同样的,一旦遗传发生突变,染色体同样也有可能出现嵌合症状。而且染色体嵌合还有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代,也就是说这种症状是具有遗传性质的。

综上所述,一个人身上是可以同时存在两套D